咨询热线

新2娱乐新闻动态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2娱乐新闻动态 >

离开体制好吗?参战老兵从团职自主择业后的1

发布时间:2018/04/12 点击量:

原标题:离开体制好吗?参战老兵从团职自主择业后的12年人生

作者:苏洪义

作者简介:参战老兵(老山一线)、记者型作家、自由撰稿人,团职退役后凭借在《人民日报》《解放军报》等媒体刊发表的2000余篇作品,毅然定位现代新兴职场——自由撰稿人;其领军的“松花江自由撰稿工作室”,兼跨书稿、科研、电视专题片摄制等多项业务。

“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!”新年伊始,主席的话语恰如他前四年的新年贺词一样,字字千钧、句句真情,给人力量、催人奋进,使许多迷惘于颜值即一切者,幡然悟及——颜值经济时代,炫酷的颜值固然是品牌的门面和招牌,但在通往人生的幸福之路上,尤其是普通平民的成才(成功)之路,毕竟“天上不会掉馅饼,努力奋斗才能梦想成真!”

无论你颜值多高,岁月的犁铧迟早会在你的额头上,刻下悲怆的“五线谱”,并使你明了如是事实——颜值秒杀的外貌控,不过是昙花一现,内在的才学(专长)才是人生的金规铁律。

——读主席新年贺词感言

2006年1月,有着参战经历、'98抗洪及师团政治工作经验的我,凭借在《人民日报》《解放军报》《中国青年报》等媒体独立刊发表2000余篇新闻作品,主动放弃政府安置,毅然择定现代新兴职场——自由撰稿人。现将个中甘苦回眸如下,以飨读者。

1

不慕将军“羡笔杆”

我出生在吉林永吉的一个偏僻山坳。幼时,邻居柳大爷向我讲过这样一则故事:“咱县有位神笔--杜万纯老师,他写的文章只要邮到县里,县广播站保准就播出来,人家从不多写,一年就写两篇……”尽管我尚不了解笔杆子的涵义,但缘自煤油灯下的这则故事却让我油生敬意:“我也能写出这样的文章该多好!”由此,在县广播站上稿成为我的少年之梦。1981年夏,当我接到军校的录取通知书后,作家梦俨然破灭了。

1987年1月,曾赴老山代职参战,并在排长和参谋岗位历练的我,重返大连陆军学院进修政工专业。此间,在数十门专业课中,少时的作家梦令我对写作产生兴趣,以致馆藏千册写作书籍我通读一遍,且成为全队首位刊稿者,代价是累成了假视。1988年3月,我就任连队指导员。一年后,政治处原宣传兼报道干事调走,有5名指导员竞争此缺。主任赵胜义力排众议:“洪义有股钻劲,又在军报发表过作品,就定他吧!”自此,写作成为我的主攻阵地。

艰苦、持久的自学中,我以报为师,无假日之别,每晚都自学深夜,其痴迷状现今忆及犹觉可笑:有次休假,见岳父的台历知识丰富,便一刀剪下带回部队;但凡载有新颖文体的报刊,都设法讨而藏之;白天摄影,晚上赤臂钻入暗室,天亮后才拎半水桶照片出来。

写作是枯燥的,难免滋生惰性。为此,我大都以自学成才典型鞭策自己,或自讨苦吃借以调整写作心态,至今仍保持这一秘诀。1989年除夕,为驱逐惰性,我徒步至团部弹药库岗哨,与哨兵相约两小时后他来接岗,哪知,我一站就是4小时,因此被冻成感冒,卧床三天才好。政委闻知,说:“就凭这股劲儿,不出成果才怪呢!”之所以如是自逼,缘自冷静的自我审视:自己是农民出身,爱人无工作且带儿子远在家乡,人生之路只能寄希望于自己的真才实学。

“时间不是空白的,空白的是稿纸”。就在作品陆续跃然《前进报》《解放军报》等媒体后,组织将我调至大连院校,家属同时随军且分一新居,令战友们羡慕不已。

2

梦圆儿时“作家梦”

初到军校,在校官多、将军少、尉官遍地跑的环境下,工作之余我仍坚持业余采访写作。周末,当别人或到海边游泳或玩拱猪时,我却骑上自行车到数十会里外的乡下采访。为此,爱人很不理解,曾气愤地说:“谁周末不休息一下,你瞎忙个啥?”她说她的,我照跑我的稿子。

恰是这种执著,让我在人才济济的军校及周边环境,采写出了一批堪称转变自己命运的作品:《老山英雄今何在》《不应忘却的记忆》《37载寻党梦》等长篇通讯刊发于军内外媒体,其中反映抗美援朝老兵生活的《不应忘却的记忆》,引起大连市委和辽宁省委的重视,并因此为这些老兵普调了100元生活费。

令我永誓难忘的是,当杨子荣的战友宋永利(工兵排长)接到大魏家镇民政办补发的救济金后,靠修鞋度日的老人拉着我的手,说:“谢谢你的文章,我多发了100多块,我请你下馆子!”老人的话,让我潸然泪下,当着数十人的围观群众,我正了正军帽,庄严地向老人敬了一个长久的军礼……

1995年7月,凭借一摞厚厚的作品剪报本,我调至驻吉某部任专职新闻干事。在主抓全师新闻报道(文字、摄影)的6年里,除完成本级中心工作的报道任务外,还经常深入各基层单位采访、写作。6年间没休过一次假,周末亦忙于写作。尽管同龄战友大都走上了领导岗位,但我却仍执著地耕耘着。因之,连年获得军区、联勤部新闻工作先进个人,二次荣立三等功,并带出20余名新闻骨干,在《解放军报》《人民日报》《中国青年报》等媒体刊稿2000余篇。

1998年抗洪中,我先后辗转于嫩江、松花江的二个兵站,足迹从大安水库沿哈尔滨、佳木斯行至中苏边境的抚运县,克服诸多困难,独自在《前进报》、《解放军报》、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媒体刊发(播)稿件60余篇,因之,第4次荣记三等功。恰基于这种发愤和痴迷,组织给了我超乎寻常的关爱:爱人随军、孩子入学、入住公寓均由组织代为解决,且成长为团职干部。

在我不时收到来自《人民日报》《中国青年报》《解放军报》及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媒体的稿费单之际,我忽然想到该给家乡的县广播电台邮篇稿件,以圆幼时之梦。我写了,也确有同学打电话说:“老同学,我听到你写给县广播站写的稿子啦,写的是咱县粮食糸统为驻西藏边防部队献优质大米的事。多年未见,咋混成作家了?”其实,那不过是一篇小稿,但对我而言,却是对已故柳大爷的最好告慰。

3

自由撰稿“吃蟹人”

就在哨所迎来鸡年第一场瑞雪之际,我所在的军营迎来了一行特殊的工作组。寒喧后,首长正色宣布:“依据载军命令,你部由正团单位缩编为正营……”

我主动放弃了组织安置,毅然选择了自主择业。之所以如此,缘自两方面成因:一是长达18年的写作实践与成果,足以应对消息、通讯、言论、影评、摄影、报告文学及各类学术文稿的独立采访、写作;二是自由撰稿业已成为一门前景看好的新兴职业,与其让政府安置,不如当一名自由撰稿人。

然而,当我放下官架进入以卖字为生的自由撰稿之列后,才真正体味到北京自由撰稿人流行的一句话:“如果你想要自由,去做一名撰稿人吧;如果你想过上狼狈不堪的生活,就去做一名北京自由撰稿人”。

凛冽的寒风中,我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,一忙就是一整天。晚上,还要连夜赶写稿子,连正读高二的儿子也无暇顾及。未及两周,爱人便忍无可忍:“靠写作养家,还不得把我娘俩俄死?别干啦,再写你就净身出门!”或为了惩罚我的誓不回头,她不再等我回家再吃饭,而我也只能残羹冷炙地对付肚子。

一天,前海军司令员肖劲光大将的警卫员辛颖(“文革”中为保卫首长,致一等伤残)之妻,请我代写一封致省教委的信函,以便在孩子高考时予以特殊关照。我当即详细询问了有关事项,并连夜赶写完毕。次日,她满意地欲行致谢,被我回绝了:“我要收您的钱,就不配是团职转业军官!”一句话说得她流下了热泪。

这泪水,让我从另一个侧面,洞及到自由撰稿的现存空间:尽管寻常百姓眼里的记者、编辑,堪称社会的无冕之王,但在分秒必争的竞争中,任何一个记者都不会用几天的时间赶写一篇文稿,编辑也不会为一篇自由来稿花几个小时代为润色。于是,专职自由撰稿人应运面生,且前景看好。

4

甘苦自知“爬格累”

一次,我采访了老八路作家刘哲。他52岁开始写书,20多年来笔耕不辍,先后出版了《长春起义纪实》《光明之路》《长春起义与曾泽生将军》等100余万字的作品,并编撰了大量的历史资料。

受其影响,我愈发坚定了自由撰稿。尽管自己的作品曾在全军、全国乃至国际获奖,但真正进入市场也并非易事:为赶制某电视专题片,我一人兼撰稿、摄像、导演及后期制作,每天从早晨4时忙至夜里11时,仅两周便瘦了5公斤。片子满意交付后,我蒙头就是一顿大睡。

某公司产品虽好却因宣传滞后,外界鲜为人知。采访后,为调整最佳创作心态,我特意回到永吉乡下,感受农民之艰辛,借以谋篇布局;返城后,我谢绝一切交往,一气呵成近万字的报告文学,并在中央级媒体以三分之一版面予以刊发。老总看后惊讶地说:“没想到部队竟有这样的人才!”

一个偶然中,我采访了30多年来遍踏白山黑水,搜集、抢救大量濒临失传东北民俗的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曹保明,并在中国文联主管的《神州》杂志发表了4个整页的专访:《曹保明:东北行帮文化“拓荒人”》。由此,非物质文化遗产文稿进入我的写作视野。

家乡数十户农民的责任田被村里违规转卖,在基层法庭判定村民败诉的情况下,我买耐心向村民宣传有关责任田的法律规定,并义务为村民代材料、联系律师,终于促成二审法院的终审判决:“原判决无效,村民一方胜诉。”从此,我为自己增加了额外义务:义务帮农民工维权,且随叫随到。

恰缘于坚实的写作功底与军人的诚信,使我很快熟悉了自由撰稿的诸多从业细节,并拥有了一批忠实的客户,除为5家媒体撰写专栏稿件外,还开辟了诸多行业、不同需求、多种文体的业务网络。尤为自豪的是,一些毕业后求职无门的大学生,也慕名跟我学习撰稿业务。

撰稿人之苦,局外人是无法感知的。为确保充沛的写作精力,我长年坚持爬山和洗冷水浴,三九天亦如此;为与媒体并轨,不惑之年的我从陈桥五笔起步,系统掌握了语音录入、图片编辑等软件技术,并建立了多达数十个领域的资料库。

就职场而言,我觉得如下人员不适合自由撰稿:文字能力虽强,但不善交际者,慎入此行,不然会被困死;没有基本生活保障者,莫入此行,不然会被饿死;缺乏耐心和韧性者,远离此行,不然会被气死。 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,除搜狐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搜狐立场。 阅读 ()

地址:    电话:    传真:
技术支持:织梦模版   ICP备案编号: